李白的诗
〖古诗-诗词-诗歌〗
">

李白《长歌行》

首页 > 全体古诗 > 五言古诗 > 光阴>2019-08-06 19:53 标签:光阴

长歌行-古诗全文

桃李待日开,荣华照昔时。春风动百物,草木尽欲言。

枯枝无丑叶,涸水吐清泉。大力运寰宇,羲和无停鞭。

功名不早著,竹帛将何宣。桃李务青春,谁能贳白日。

富贵与神仙,蹉跎成两失。金石犹销铄,风霜无久质。

畏落日月后,强欢歌与酒。秋霜不惜人,倏忽侵蒲柳。

参考资料:长歌行-百度百科 长歌行-百度汉语

《长歌行》译文及注释

长歌行 译文一

桃李花得日而开,花朵缤纷,装点新春。春风已经复苏万物,草木皆似欣欣欲语。

枯枝上收回了优美的新叶,涸流中也清泉汩汩,一片生机。造化运行着寰宇,太阳乘着日车不停地飞奔。

如果不早建功名,史籍怎能写上您的名字?桃李须待春天,但谁能使春日永驻不逝?

时不我待,富贵与神仙两者皆会错肩而过。金石之坚尚会销蚀殆,风霜日月之下,没有长存不逝的东西。

我深深地畏俱日月如梭而逝,因此才欢歌纵酒,强以为欢。就像是秋天寒霜下的蒲柳,倏忽之间,老之将至,身已衰矣!

长歌行 译文二:

桃李盛开的日子,荣华灿烂照耀昔时。春风吹动万物,大地上处处充斥了蓬勃的生机,草木都意欲彰显自己最美的一壁。

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枯枝上不会长出丑叶,干涸之水也会吐出清泉。寰宇万物都跟随大自然的运行,羲和驾着太阳没有停鞭休息的时候。

如果功名不早著,自己的功勋怎会彪炳史册呢?桃李开时须是春天,谁能让白天悄悄流逝,而期望它能再次回来?富贵与神仙,两者是不能同时获得的,再蹉跎上来二者都邑以失败而告终。

金石尚且可以或许或许销铄,风霜尚且没有固定的行质,何况是人呢?害怕等到日下月落之后,只会在歌与酒之间强颜欢笑,蹉跎时光。

秋霜是不会等人的,突然之间蒲树与柳树的叶子就凋落了。跟着光阴的流逝,人不岷鋈之间变得衰老。

《长歌行》赏析

李白这首《长歌行》深受同题古辞的影响。长歌行古辞或写实时建功立业,不要老大伤悲;或写游仙服药,延年长命;或写游子思乡,感伤人命短促。陆机《长歌行》恨功名薄,竹帛无宣;谢灵运《长歌行》感时光流速,壮志消磨;梁元帝《长歌行》写实时行乐;沈约《长歌行》写羁观光后倦恋金华殿,功名未著,竹帛难宣。总之李白之前利用长歌行古题者,均触景感时,抒写悲伤之情,寄寓着他咱咱们对美妙人生的追求,和追求不得的怅惘感伤的心灵。李白由此感悟人生,联想反思自己功业无成,游仙不果,重蹈古人的覆辙,陷入痛苦傍边,不抒不快。于是尽情倾吞,激昂文字,悲歌式的心灵,融汇着千古人所共有的情愫,感发着人意,体验着人生的苦乐。

此诗前十句为第一段。开端两句,总述桃李迎春得旭日而鲜花怒放,争芳吐艳,然而它也只是荣华昔时。一年一度春芳桃李,这是自然规律,因而桃李花开是春天的意味,是美妙的意味。颠末幽闭冬藏的寒日笼照之后,转而接受春日暖和的旭日抚摸,使大地万物顿感复苏,呈现了活跃的旺盛的性命力,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精力倍增,昂扬奋进,这是物之常理与人之常情。故人咱咱们把人生美妙时刻称之为青春。可是作者认知不限于此,而更深入探究桃李迎春吐艳,其条件是须春阳细腻的化育,苦心无私地用功,生计睁开离不开春日阳光。由此作者更悟出君臣相干的互相依存的道理,预伏后面“功名不早著”之因。日这个描写意象在古诗中曾有意味君王之意。桃李遇春阳而开,贤相逢明君而荣,自然常律与人事常理,有其相似之点,明写桃李,暗喻君臣事理。这可能是用“得日开”的甘苦居心吧!美妙意象的描写,深含着美妙感情与对美妙事物的追求。美虽美;但尤感不敷之处,只是荣华昔时,因而更值得珍爱。接着作者连用四句诗讴歌春光之妙用,“春风动百物,草木尽欲言。枯枝无丑叶,涸水吐清芬。”春风送暖,遍吹大地万物,阳气萌发,万物从蛰伏中苏醒,争现新姿,构成为了一共性命律动的美的地步。因而草木尽欲显露英姿,冬日的枯枝丑叶败落净尽。“无丑叶”的对应之意是“竟美叶”。已经乾涸的水泉,也喷吐着清香的水柱。这四句从开端的桃李花开一点,铺叙春回大地的全景。桃李艳美又衬托春风不停地化育万物,草木换新颜,涸泉复吐清芬,尽现出春之美,写出春之地步。总上六句诗恰是诗人触景所生之美感,又以平淡自然的文字与诗句,绘成春光美的形象与意境,诗人入于境中,而又出于境外,妙笔生花,与境冥合。于平淡的描写中凝集着深蕴美与哲理性认知,然而它绝分歧于自然教科书的说理。这一段后四句则由上面春光地步的描写而转入讨论,发抒感慨,追求构成这一美景的力量来源。“大力运寰宇,羲和无停鞭。功名不早著,竹帛将何宣。”作者根据中国古代哲学家见解,也认为这是自然界的神力,运行寰宇,故而有春、夏、秋、冬四季,因而也就天生为了宇宙中万物的自然生计、睁开、死亡的各自规律,构成为了分歧季节的分歧景象。不过人咱咱们老是偏爱春日,而厌恶冬日,不过这是其时人咱咱们无法改变这一阴阳变更的规律。当然他咱咱们也从寰宇运行不止,时光流速,永无停止中,观察万物的生衰,包含人的生老病死,悟出了一小我生道理,人亦应如春日桃李花一样,要在青春的美妙时刻,展现怀抱,树立丰功伟业。生时为人咱咱们仰慕讴歌,死后美名留青史,千古流芳。可是在实际中的李白,虽有美妙的抱负和作人的价值观,和奋进不止的精力,但因为得不到“”(皇帝)的暖和抚育,年华老大,驾着六龙的日神车,驭手羲和又催赶不停,如不能在青春时早建功名,就更不能留名于竹帛的史书傍边。冷静无闻地离开人世,故深为痛恨。外在的无形压力与内在愤激之情的积郁,终于爆收回忧患不平的心声。从曩昔的借鉴,目前的现状,到未来的预测,拓展时空,言浅而意深,雅正而浑厚,睁开了五言古诗的传统特色。诗写到这里诗情与意旨都该停顿,但留给人咱咱们的是为何功名不早立,结局又是如何的悬念。

诗的后十句为第二段。头两句照应开端,深入诗意。桃李既然是专在非青春,应青春而显美容。那么有人能赊取太阳,使其欢,青春不是永在吗?“谁”字有疑问之情,本是不能之事,设想其能,从幻想中慰勉自己,从幻境中享用快感,从而减轻了心里压力,从困境获得解脱。而幻想是临时的,当其转化为实际之时,也痛涌袢茸化为冷静,美智滤取生活的轨迹,明白是非与得失,于是铸成“富贵与神仙,蹉跎两相失”的痛定思痛的诗句。对付自己的言行作出了新的判断,知昨日之非。非富贵功名,神仙长生,这是统治阶级的享乐意识和人生价值观。当了官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标志,自然而且贵。于此又滋生长生不死的幻想和妄求,偏向永久对峙自己的权贵地位与富饶的生活条件,名与利两收。求官不得则游仙,表境然物外,清高自恃,平等官吏,也能获得美名。可在唐代它又是作官的终南捷径,初盛唐的封建士人多通此径。李白亦不例外,拜谒官吏,寻访名山高僧仙师,获得功名富贵。于今两相失败,一事无成,虚饶华,悔恨不及,再次跌入痛苦的深渊傍边。进而想到古人曾说的“人生非金石,”“寿无金石固,岂能长命考”,于是睁开成为“金石犹销铄,风霜无久质”。就算人生如金石之固,可金石在久长的风霜侵袭与磨蚀之下,不使完备之体粉碎为沙砾,更不用说人又不是金石。春之桃李、草木、清泉等也自然难以对峙它咱咱们春日美姿了。言外之意,人不能长生,其功名富贵就要及早获得,否则就有得不到危险;然获得了也难以长存。所以古人求仕的经验,“早据要路津”,实种癫留名的人生价值。外面上看这两句与前两句无关,而它是似断实连,是对游仙长生的否定。诗意的睁开,感情跳荡,思潮起伏的写照,因而表示为诗句的跳跃性,留给人咱咱们以悬念,非缶烤,迷人深入,弄得水落石出。当其悔恨昨非之时,必然改弦更张,作出新的抉择,“畏落日月后,强欢歌与酒。”实时行乐,纵情歌唱,酣饮消忧。否则就要落在光阴的后面,衰朽之躯,想行乐也不行能了,空空地走向死亡世界,白活了一生。一个“强欢”,透露出其内心曲隐之愁情,是不情愿地造作欢情,是无欢心肠造作欢情,是借歌与酒消解胸中愁情,是一时的麻醉。这种有意识麻醉自己是心灵更痛苦的表示,这是李白艺术上超常的表示,发大家所感而尚未意识到的内心深曲。这是大家路数,而切〖易浇蠹的手法。而,便是这一点强作排解的自我克制的盼望,也难以到达与满意,痛心肠写下了结尾诗句:“秋霜不惜人,倏忽侵蒲柳。”严酷的秋霜无仁爱之心,萧杀万物,于人也无所惜,突然间降临,侵害蒲柳之姿。蒲柳为草木之名,体柔弱而经不起风霜,经霜而枯枝败叶,苦无生机。这里是用典,《世说新语》记载,顾悦与梁简文帝同岁,而顾发早白。简文帝顾“卿何以先白?”顾答:“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姿,经霜弥茂。”蒲柳之姿是顾自指,松柏之姿喻简文帝。李白用说切合自己身份,微贱之躯,经不得风霜摧残。秋霜这里既是自然的威力,同时又是意味邪恶的政问力的残酷打击。以不行抗御的力看击毫无准备的柔弱微贱之躯,其结果不言自明。结句不只含蕴丰厚,而感情也至痛。令人不平,催人泪下。真可以或许或许称作长歌当哭之作。

李白这篇乐府诗综合前人同题之作的长处,而自成一格,以气为主,以自然为宗,清新俊逸,奇伟特出,是大家手笔。诗以比兴诗句开其端,触景生情,但它并非泛咏桃李荣谢,人生无常,实时行乐之作,而是表示出用常得奇,抒写出超出常人的襟怀胸襟壮思,性命的价值。绝非庸庸碌碌的小人私欲,它是盛唐时代精力的高扬。它描写出一代人的精英的爱国衷肠,对美妙的自然春景的赞颂,对爱美与追求美妙抱负的倾诉,对自己事业无成的愤懑及自我解脱不成的痛苦,敞开心扉,让人咱咱们尽情解他的内心衷曲。一颗跳荡的心,激荡的变更,万端的感情,牵动着优美的自然画面,透视出社会的不公正。美妙抱负老是难以兑现,为此而忧患着,抗争着,终不免遭受秋霜的厄运。美妙的人性遭受摧残,不是一个时代的现象,而是阶级社会中共有的现象。盛唐社会特别如斯,令人深思??

李白胜利地塑造这天才者遭受厄运的心象,还借助于他熔铸古诗的叙事、抒情、议论手法于一炉,利用得出神入化,挥洒自如,成为一个完备艺术表示体系,只见诗境美,而不见技法。这恰是李白所追求的清真美。

《长歌行》创作配景

《长歌行》是李白拟乐府旧题而创作的一首乐府诗。其创作的详细光阴难以考索,但从其创作内容约略可知必写在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以后,亦即“赐金还山”,离开朝廷之后,只要如斯能力收回“富贵与神仙,蹉跎成两失”的深沉而意味无尽的悲慨,因而“强欢歌与酒”。

《长歌行》古诗提要

《长歌行》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黄锡珪《李太白年谱》系此诗于开元二十五年(737) ,时李白在安陆。

这是作者借乐府古题而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表达的是作者期望尽早建功立业、功垂千古、名留史册的强烈用世之心。此诗共二十句,分为两个部分,以十句作为一个部分,前后思想贯通,展现作者理性与悟性互相感化的心象。全诗熔叙事、抒情、议论手法于一炉,诗情跳荡,变更莫测,意脉妙结,自然浑成。前段慨叹韶光飞逝,功名未立;后段言富贵神仙,蹉跎两失,但当实时行乐耳。辞旨既有联系,又相差别。徐文弼云:“虚字无力,便生出情来,如‘桃李务青春’„„务字说得桃李有事。”(《诗法度针》)

 

《李白《长歌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对付李白《长歌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配景光阴等信息,为您学习观赏李白的《李白《长歌行》》诗词(诗歌)供给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李白《长歌行》

链接地址:/shiwen/41.html

友情链接:九三农垦网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电动汽车技术网  亚海展会网  广州洲越贸易公司  网站监测网  旭升画报网  中国九年教育网  胜泰电脑知识网  中远电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