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诗
〖古诗-诗词-诗歌〗
">

《塞下曲六首》之五月天山雪-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光阴>2019-08-01 17:13 来源:李白诗歌网

塞下曲六首其一》古诗全文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要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塞下曲六首其一》古诗赏析

李白天才豪纵,作为律诗亦逸气凌云,独辟一境。象这首诗,几乎完全打破律诗通常以联为单位起承转合的常式,大致讲来,前四句起,五六句为承,末二句作转合,直是别开生面。

《塞下曲》出于汉乐府《出塞》《入塞》等曲(属《横吹曲》),为唐代新乐府题,歌辞多写边塞军旅生活。此诗从“天山雪”开端,点明“塞下”,极写边地苦寒。“五月”在边境属盛暑,而天山尚有“”。但这里的雪已不是飞雪,而是积雪。虽然没有满空飘舞的雪花 (“无花”),却只觉寒气逼人。仲夏五月“无花”尚且如斯,其余三时(分外冬季)寒如之何可以或许或许想见。所以,这两句是举轻而见重,举隅而反三,语淡意浑。同时,“无花”双关不见花开之意,这层意思紧启三句“笛中闻折柳”。“折柳”即《折杨柳》曲的省称。这句外面看是写边地闻笛,实话外有音,意谓眼前无柳可折,“折柳”之事只能于“笛中闻”。花明柳暗乃春色的表征,“无花”兼无柳,也便是“春色未曾看”了。这四句意脉贯通,“一气直下,不就羁缚”(沈德潜《说诗晬语》),措语自然,结意深婉,不拘格律,如古诗之开篇,前人未具此格。

五六句紧承前意,极写军旅生活的重要。古代行军鸣金击鼓,以整齐措施,节止进退。写出“金鼓”,则烘托出重要气氛,军纪严肃可知。只言“晓战”,则整日之行军、战斗俱在不言傍边。晚上只能抱着马鞍打盹儿,更见军中生活之重要。本来,宵眠枕玉鞍也许更合军中习惯,不言“”而言“抱”,一字之易,重要状况尤为特出,似乎一当报警,“抱鞍”者便能翻身上马,奋勇反击。起四句写“五月”以概四时;此二句则只就一“”一“宵”写来,并不铺叙全日生活,概括性亦强。全篇只此二句作对仗,严整的情势适与严肃之内容共同,增强了表达效果。

以上六句全写边塞生活之艰辛,若有怨思,末二句却急作转语,音情突变。这里用了西汉傅介子的故事。因为楼兰(西域国名)王贪财,屡遮杀前往西域的汉使,傅介子受霍光派遣出使西域,计斩楼兰王,为国建功。此诗末二句借此表达了边塞将士的爱国豪情:“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愿字与“直为”,语气砍截,慨当以慷,足以振起全篇。这是一诗点睛结穴之处。

李白的诗结尾的雄快无力,与前六句的反面烘托之功是分不开的。没有那样一个艰辛的配景, 则不敷以显如斯卓绝之精力。“总为末二语作前六句”(王夫之),此诗所以极苍凉而极雄壮,意境浑成。如开口便作豪语,转觉无力。这写法与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二语有异曲同工之妙。此诗不但篇法独造,对仗亦不拘常格,“于律体中以飞动票姚之势,运旷远奇逸之思”(姚鼐),自是五律别调佳作。

首发声明:本文已颠末过程百度原创掩护,“《塞下曲六首》之五月天山雪-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shangxi/5196.html,严禁非法转载。

友情链接:宠物资讯网  新疆人才招聘网  中国工程建筑网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网  百亨电气自动化网  青年教育咨询网  中卫生活资讯网  德利社出版广电总局  中国贷款网  云南固创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