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诗
〖古诗-诗词-诗歌〗
">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光阴>2019-08-01 19:08 来源:李白诗歌网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古诗全文

岁星入汉年,方朔见明主。调笑其时人,中天谢云雨。

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故交不过门,秋草日上阶。

其时何特达,独与我心谐。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歌动白纻山,舞回天门月。问我心中事,为君前致辞。

君看我能力,何似鲁仲尼。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

至今西二河,流血拥僵尸。将无七擒略,鲁女惜园葵。

咸阳世界枢,累岁人不敷。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违。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古诗赏析

此为天宝十三载(754)太白作于南陵(今安徽南陵县)的一首驰名政治抒情诗。作者自称小儒和逐臣,以调笑“明主”的汉代西方朔自比,抒发了他对云南丧师,国民遭难,政治昏暗的忧愤,回想了自己见弃朝廷后的冷遇,描写了与常赞府相交的欢娱,预示了国度未来的战乱,是一篇回肠荡气、震感民气、具有深入社会内容的作品。

常赞府,为诗人新结识的友人,时任南陵县丞,名不详。前后写作的《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两首,均为同一人。唐代一县四官(县令、县丞、县主簿、县尉)由朝廷任命,时人尊称县令为明府,县丞为赞府,县尉为少府。县丞为一县之副,约为八九品(上、中、下县,品位略差)官。

全诗共四十二句,属五言古诗。分为四个大段落。

前十句为第一大段落,借西方朔以自寓。西方朔为西汉文学家,曾上书自荐,汉武帝刘彻大奇之,令待诏公车,后任太中大夫等职。他曾直言切谏,武帝却视之俳优。据《宁靖广记》所引《洞冥记》及《西方朔别传》,他为岁星(即木星)下凡,这当然是一种无稽的传说。

起首两句行将传说和史实相结合。“帝(汉武帝)仰天叹曰:‘西方朔生在朕旁十八年,而不知是岁星哉!’惨然不乐。”接着两句,谓西方朔隐真面目于调笑傍边,曾为官十八年。《汉书》本传称其为“滑稽之雄”,“口谐倡辩,不能持论,喜为庸人诵说,故令后世多传闻者。”“中天谢云雨”是指后来辞官,云雨为皇上的恩泽。然后四句谓西方朔离朝后倍受冷落,连老同伙(故交)也不来往了。麒麟阁,在汉长安未央宫内。汉宣帝三年曾绘十一功臣图像于此。这里代指朝廷。

九十两句谓其时西方朔何等精彩通达,只要他才合作者的心意。特,精彩。达,通达,指洞晓世事,看得透。谐,协调合拍。作者的阅历与西方朔有若干相似之处,他天宝元年应诏入京,遭到唐玄宗的宠遇,“降辇步迎,如见绮皓,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饮之”(李阳冰《草堂集序》),“朝天数换飞龙马,敕赐珊瑚白玉鞭”(《玉壶吟》),“君王赐色彩,声价凌紫烟”(《还山留别金门知己》),这也是“明主”的“云雨”了。当此之时,他以为“使寰区大定,国内清一”的抱负可以或许或许实现,也曾学西方朔“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结果谗毁益至,不得不离开翰林院(一去麒麟阁),与朝廷(即“朝市”),脱离相干(“”隔)。中天,即中途,诗人入京、离京仅一年半的光阴(名为三年),何其短促乃尔。因此,他以西方朔为千载知己是可以或许或许懂得的。

此段艺术的好处是将传说和历史上的西方朔与诗人自己的遭遇扭合在一路,若即若离,若实若虚,若近若远,夫子自道,巧合双关。

十一句至二十句为第二大段落,描写诗人与常赞府相聚的欢畅和向常赞府诉说襟怀胸襟,充斥亦喜亦悲亦愤的感情。他咱咱们在凌歊(xiao嚣)台(安徽当涂县北黄山上)置酒,在白纻山(安徽当涂县东五里,原名楚山)上高歌,在天门山(安徽当涂县东北长江两边,东为博望山,西为梁山,两山对峙,形如天门,故合称天门山)上欢舞。

当常赞府问起自己的际遇,诗人不由得对怀才见弃表示强烈的愤慨,末了勉强归于旷达超脱。他说:“你看我的能力怎么样?与鲁仲尼(孔子)相比,我不过是一个小儒而已。大圣尚且困厄其时,不受重用,那我有什么值得悲哀的呢?”诗人愈如斯,使咱咱咱们愈觉得他内心悲愤的沉重。

全段先四句极写欢畅,中央两句为过渡,后四句暗含悲愤,转折极其自然。分外将对话写入诗行,声口逼肖,绾合无迹,这是很难得的。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如下十四句直陈时事,表示了诗人对国势边事的关切。根据历史记载,天宝十载四月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八万众讨南诏王閤罗凤,师渡泸而南,在西洱河(诗作“西二河”)一带大败,丧师六万馀人,仲通仅以身免。十三载,剑南留后李宓又将兵七万击南诏,结果宓被擒,全军覆没。诗人以“频丧”加以概括,说明边衅停止屡次。“毒草杀汉马”,是指瘴气。“人闻云南多瘴疠,未战士卒死者什八九”(《资治通鉴》),瘴气是因南边多雨雾而构成的湿热现象,南边人不习水土,而得病成瘟疫而死。“张兵夺秦旗”,形容蛮兵反击,勇夺唐兵之旗,收复阵地。

将无七擒略”,是诗人对征南诏之败的评论,认为没有诸葛亮那样的主帅是基本原因。汉末蜀汉丞相诸葛亮对南中首领孟获七擒七纵,终使其归服。“鲁女惜园葵”,用的是《列女传》典故。鲁漆室女因园中葵菜被晋客之马践踏而终岁无菜可食,故倚柱啸悲,别人问她是否因为过时未嫁的原因,她回答说:“不然。我是担心鲁君年老昏愦,太子少愚,未来要发生动乱,祸及庶民,妇人也躲避不开。”诗人借此暗示其时世界将乱,自己有鲁女惜葵之心。

咸阳世界枢”四句,写长安(“咸阳”为代称)霖雨之灾,比年物价腾贵,食粮不敷。“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这是极而言之,灾荒严重。“赖得”两句,盼望有一个贤相,可以或许持钧安抚庶民,转危为安。枢,中枢,形容长安地位的重要。契,商的始祖,曾协助禹治理国度,掌管教化。钧,为制陶的转轮。持钧,这里有批示各政府部分之意,又暗含清廉均平看待庶民。

自顾无所用”如下八句为第四大段,转写自己的处境和心情。诗人在宣城、当涂、南陵一带飘泊,自顾既无所用于世,归家又未能成行,终日坐不安席,内心怫郁,深感光阴蹉跎。这种心态,其余诗中亦多有表露。“霜惊”“泪满”一联为名句。

结尾两句表示自大,也以之自宽。卫谤鲁讥,泛指周围人的对他的攻讦和嘲笑,诗人相信终将云散烟灭。这是对常赞府说的。他大概听到过这些嘲毁之言,也许还向诗人转述过,因此诗人书怀时曾及之。一说卫谤原是指孔子到卫国谒见卫灵公夫人南子,遭到别人的诽谤;鲁讥是指鲁大夫叔孙武叔攻击孔子,遭到子贡的反驳。诗人认识孔子掌故,又尊重孔子,此喻容或有之。确否待考。

通观全诗,写得奇崛多变,但又脉络鲜明。说旧事,言时事,叙交情,写心声,真切,坦率,可见两人相知不浅,读了使人感慨系之。

首发声明:本文已颠末过程百度原创掩护,“《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shangxi/5036.html,严禁非法转载。

友情链接:中国美术新闻网  绿化草坪网  塑料在线网  江苏记者网  七叶植物网  物联网之家  互动钓鱼网  医德网-医生资讯搜寻  中加信息资讯网  商职财经